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学校概况 历史沿革 党建工作
教学单位 党政管理 直属单位 研究机构 群团组织
 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广油要闻

【广油西迁新传人的故事(一)】南粤一梦起,终生疆域行——援疆校友陆晓伟自述

 

 

陆晓伟 (黎齐英摄)

陆晓伟,男,19967月生,广东揭阳人,中共党员,广东石油化工学院化学学院应用化学专业2019届毕业生,2019年新疆内招生。

今年727日,在陈老师和周老师的带领下,我们来自广东的一行人,带着报效祖国、扎根新疆的决心,踏上了入疆之旅。4天的车旅之中,许多优秀的同志主动负起责任,例如我校的邹列东同学,担任摄影工作,为我们记录下旅程中一帧帧美好的瞬间,各小组组长也承担起生活安排和消息传达的重要工作,他们的认真与细致为我们这一路的顺利入疆提供了坚实保障。

沿途上,草木渐变。我们坐着,车外景色却在奔跑,亚热带植被一点一点变为温带草原植被,一觉醒来,那一片绿色已不见了,眼前只有寸草不长的尘土飞扬的茫茫戈壁滩。我们这一群人,也许是因为早就有了对新疆的充分了解和思想准备,面对这样的景象并不觉得诧异。我们凭着共同的信仰相伴而行,把父母的牵挂、朋友的祝福都带在身上,边看着窗外边闲聊,内心澎湃着对即将报到和开展工作的期待。

在抵达喀什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有时我和朋友在微信上聊天,对于我此次的南疆之行,他们仍有许多不解:你图啥呢?为何辞去佛山条件优渥的工作,远离家乡,五千里迢迢而去?我说,只是不愿过于安逸吧。至于为什么去南疆,去喀什?因为那儿是远方,那儿有诗,那儿有我前行的梦,更有新时代建疆的强烈需要。选择入疆,是我作为一名青年大学生党员的光荣使命与担当。

 初识新疆,是在小学语文课本上——《吐鲁番的葡萄沟》。还记得其中有一段,大概是“到了秋季,葡萄一大串一大串挂在绿叶底下,有红色的、白色的、紫色的、淡绿色的、五光十色,美丽极了......热情的维吾尔老乡,准会摘下最甜的葡萄,让你吃个够。”从小就是吃货的我,对此无比憧憬向往。而课本上的插图,身着异域传统民族服饰的维吾尔族姑娘,大大的眼睛,高高的鼻梁,尖尖的脸蛋;强壮的维吾尔男同胞有着深密的胡须,拉着满驴车的水果,挂着满脸的笑。我就在想,多美啊,多美的葡萄啊,多美的人儿啊!

在儿时,去新疆是我的一个梦想;长大后,去新疆成为了我的一份信仰。在珠三角大城市工作的经历,使我深深感受到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、物质生活的急速提高、周边诱惑的层出不穷,会容易使人们做某件事的初心却渐渐逝去,有些人内在品质的沉淀出现断层,灵魂开始负面膨胀,这带给我很多深层次的思考和感受。作为新时代下的我们,比起老一辈,我们吃过的零食多了,尝过的苦头少了,见过的世界大了,心胸却狭隘了,身上的技能特长多了,脚踏实地苦干的却少了,逢人就笑,内心却不快乐了。究其原因,社会日新月异,我们忙着赶路,走得太快太急,却忘记了初心。而选择援疆,就是为了找回我的初心。 

今年四月份,当时在佛山工作的我接到了学校辅导员老师的电话。告诉我有一个入疆的机会,鼓励我去参加,我没有丝毫犹豫便立即报名了。之后,我才打了电话征求爸妈意见,当时内心是很忐忑的,担心父母会极力反对。没想到的是,我爸说:“去吧,男孩子就该出去走一走,这是祖国的土地,没啥可怕的,去吧!”我妈说:“昨晚新闻联播上报道了很多戍边战士,他们放弃安逸,守卫、扎根边疆,你也可以的!”

刚开始听到父母这些“不挽留”的鼓励,我心里还有一些不是滋味,觉得自己似乎得不到关爱。然而入疆一个星期以来,家里的电话总是在我上车、转站、下车、下课吃饭的时候准时打来,我才明白:父母虽然嘴里一句句“去吧,放心吧”,其实心里却对儿子有一百个不放心。可他们也知道,儿子心中有梦、有信念,他们又怎能拉住儿子呢?倒不如全力支持我,做我援疆工作最坚强的后盾。

山高愈前行,梦好起宏图。是啊,我曾经爱幻想,我心中也有梦。但是作为一名党员,我告诫自己,要当做起而行之的行动者,不做坐而论道的清谈客;要当攻坚克难的奋斗者,不做怕见风雨的泥菩萨。有人说,这是一个最令人忧心的时代,新事物很快代替旧事物,稍不注意就会被社会大浪拍倒淘汰;但同样的,这也是一个最充满希望的时代,政治清明,经济蓬勃,社会和谐,一切欣欣向荣。所有人都可以通过坚定信念、顽强拼搏、砥砺前行从而实现梦想。在祖国的边远地区,还有许多人民忍受着贫困和伤痛,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我们去建设和发展。那沙枣树、胡杨树、梭梭顽强生长的广袤边疆,是需要我们年轻共产党人和新疆人民共同坚守的美丽土地。

我很自豪我是一名中共党员,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宗旨是我奉献青春,扎根喀什,为新疆人民服务的初衷。我很自豪我是一名广油人,“艰苦奋斗”的西迁精神是鼓励我放弃安逸,选择入疆的精神支撑。

我也深知,现在我还只是一名年轻的、缺乏经验的毕业生,但我愿意在接下来的三个月、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里,不断学习,吸收喀什大地土壤的乳汁,接受阳光和雨露,把我的青春熔铸在这片热土上,把我的能量贡献在援疆事业中,不断生根发芽、展开枝叶、开花结果,化为最坚固防沙林的一员! 

所思所想所悟,写出一首小诗《沙枣核》,也算是自我勉励吧:

 

沙枣核

我渴望

化作一颗沙枣核

或许,我不知将落在何处

是戈壁滩,还是沙枣林,或是土坯房前屋后

 

无论在哪

我必竭尽全力,生根发芽

雨来了,我就大口喝水

雨停了,我便面朝烈阳

我的脚向下,扎住根

我的脸,始终朝向蓝天

 

如果我落于戈壁滩

风沙来了,我不敢松手

如果我长于沙枣林,

那么把我摘了吧

为饥肠辘辘的行人填饱肚子吧

如果我生于房前屋后

我的花香

愿给你带来夏日的一丝香甜

 

而我身上的沙枣啊

再化为一颗颗沙枣核

落向任何地方

任何需要我的地方

不论哪儿

是风,是雨,抑或是沙

便化为一片绿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文 陆晓伟  图 黎齐英)

 

撰稿:陆晓伟   审稿:黎齐英   审核:孔祥龙   签发:刘国平

 

 

Copyright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 地址:广东省茂名市官渡二路139号 邮编:525000     制作维护:网络与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粤ICP备06008880号-1